您現在位置 : 首頁  >>  行業新聞  >>  文章內容

車險回歸本源,就會創造巨大的價值——專訪瑞再中國區總裁陳東輝


文章作者:記者 趙輝 杜亮 實習記者 許予朋 發布時間:2019-06-19 瀏覽次數:


《中國保險報》:很多保險公司都寄希望于互聯網平臺的力量,但是卻發現效果不盡如人意,您怎么看?

陳東輝:現在互聯網在保險領域真正的巨大效力并沒有很好地發揮出來。原來搞互聯網保險的初衷是降低交易成本,把中介環節省掉,在互聯網平臺上直接跟消費者見面,效率可以大幅提高,成本可以降低。然而實際上效率可能提高了,但成本反而上去了。例如航意險擺到某些渠道上賣,需要給渠道百分之八九十的手續費。一些互聯網公司通過對平臺巨大流量的控制和壟斷來收取高價,反而變成網上渠道成本高于線下渠道。

監管部門已經看到這個問題,現在不斷強調不能夠通過對數據流量、客戶平臺的壟斷,來提高保險的中間成本。在國外也有這個問題。國外倒不是收高價,而是保險公司不敢去碰一些壟斷性的互聯網平臺,不敢去跟他們商量賣我的保險產品。因為它的這種控制力太強,直接變成新的壟斷。這個趨勢是不健康的,最終是會打破的。未來基礎性的互聯網平臺必然是有公眾屬性和公益性的平臺,而不能以流量變現作為平臺的目標。基礎性的互聯網平臺匯集的海量用戶數據也應當成為公共資源,為多種服務行業所低成本甚至無成本使用,這應當也是未來的趨勢。

瑞再中國區總裁 陳東輝

用傳統渠道的高成本做低端產品是沒有出路的

《中國保險報》:有人說,未來的保險需求一定是向線上遷移的,您怎么看?

陳東輝:我覺得未來產品的渠道一定會分化。高端的產品不會移到線上去,高保障、復雜型的保險產品會變成個人財務規劃的一部分,會走線下渠道,會與銀行的理財規劃師,個人理財規劃師結合,成為財富管理規劃的一部分。而標準化產品會全部遷移到線上去,不需要中間環節,完全通過線上渠道就解決了。

如果卡在中間,用傳統渠道的高成本模式做低端產品,那就是死路一條。現在,恰恰有很多保險公司就卡在中間,成本很高,渠道很傳統,賣的產品也是不斷地往低端靠,價格越打越低,產品的保障額度也越來越低。在我看來,這是沒有發展前景的。

對中國市場有長期的耐心、長期的信心

《中國保險報》:您如何看待全球和中國產險業當前的周期?

陳東輝:全球來看,產險業已經連續多年處于疲軟狀態了,由于資本過剩導致費率不足,可能有六到七年都處在疲軟周期當中。歷史上,產險是有承保周期的。幾年費率疲軟,大家虧得受不了了,一些資本就退出了,費率重新上升,進入到下一個硬周期。費率上去以后,更多的資本又被吸引進來,又開始打價格戰,然后又疲軟。那么過去的這些年,資本嚴重過剩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?是因為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后,全球利率太低了,導致資金的成本過低,造成資本的泛濫。大家虧了錢,然后又出現了一些大的自然災害,要是在正常情況之下,出現這么大的災害,市場馬上就硬起來了:資本消耗增多,費率又不足了,價格就提上去了。但實際上費率沒有多少好轉,說明資本太多了,大家都還能夠扛得住。這么多年來一直是資本過剩、費率過低,大家都沒錢賺。這是全球產險目前的情況。

再說中國的情況。產險主要險種的費率已經連續多年下降了,一些主要非車險種持續虧損,沒有體現承保周期。車險的賠付率已經連續三、四年一直在百分之百左右徘徊了。百分之百的成本率說明保險沒有體現出年度之間時間上的均衡,金融屬性體現得不明顯,很多經營主體的經營很困難。

但是我們對中國的產險市場有一個長期的耐心、長期的信心。因為總體上看,保險業的高速增長和不斷成熟是一個非常確定的長期趨勢,任何短期的困難和波動都不會改變這種長期趨勢。

無人駕駛時代還很遙遠,不用過度擔心

《中國保險報》:現在都說“無人駕駛”時代要來了,傳統車險將為責任險取代,這是否會對于保險公司帶來很大的挑戰?

陳東輝:我感覺真正的、全面的無人駕駛到來,不會那么快。中國這么大,這么幅員遼闊,這么復雜,很可能未來20、30年之內不會成為主流。所以從長遠來講,必須考慮到無人駕駛引起的車險產品形態出現根本變化的情況,國際保險行業已經開展這方面的研究。但在中國保險業未來幾十年的發展浪潮中,我覺得這不會是一個主導因素。

無人駕駛雖然說起來挺激動人心的,但實際做起來,面臨的挑戰非常巨大。道路的改造、交通法規的改造、政府民眾意識的接受都是非常漫長的過程。特別像農村地區,像三四線城市,現在很多家庭購買第一輛車還沒有幾年,距離實現無人駕駛還有很多條件不具備。因此我不認為未來二三十年我們的車險會有一個大幅度的下滑,關鍵是怎么能夠讓中國的車險市場進一步成熟起來。

今天車險市場的艱難鋪就未來之路

《中國保險報》:您如何看待目前車險市場的一些無序競爭問題?

陳東輝:車險市場雖然是一片紅海,但是實際上成熟度一點都不高,許多保險公司缺少真正差異化、專業化的競爭意識和能力。我認為車險業務中介化太嚴重,也就是說許多保險公司變成了給中介打工,價值鏈的賺錢環節都被中介控制了。很多客戶都愿意到4S店去做服務、搞保險,用不著跟保險公司打交道了,出現了本末倒置。

車險行業現在是處于一個艱難的時間點。國外很多市場也都經歷過這個階段,很少有哪個市場能夠幸免,必須要經歷幾年非常難受的陣痛去搞費率市場化。在市場化的過程中,綜合成本率會上去,行業往往會虧損,有一些經營不善的公司會被淘汰。這是每一個車險市場化過程當中必須要走的路。

現在已經有個別外資公司已經主動退出車險市場了。如果目前的困難局面繼續下去,會有更多理性的股東都開始考慮這個問題:我這家產險公司再繼續做車險到底還有沒有價值?

其實車險是蘊含價值的,巴菲特就是一個榜樣

《中國保險報》:您如何看待未來車險市場的發展?

陳東輝:我對車險是有熱情的。現在已經是整個行業面臨的艱難時點了,監管會采取有力的改革措施,市場化一定會推進,挺過去可能就往好的方向走了。現在退出實際上可能會是一個比較糟糕的決定。

我覺得中國的車險本身還是有很大的價值挖掘空間。目前中國的車險市場、駕駛員人群、保單持有者都還沒有達到一個成熟的狀態。車險出險率還有一個大幅度下降的空間。目前事故率太高了,以后會穩定到國外成熟車險市場的水平,這中間的空間是非常大的。

我們的保費很高(跟我們所提供的保障比較起來),而保額很低。我感覺還存在很大的價格空間。未來,費率會降下去,中間成本——就是中介的成本——會出現大幅度的壓縮,留出來的空間用來給客戶提供更多,更好的服務,這個過程才剛剛開始。以前都是大家打價格戰,拼手續費,簡單地低水平競爭,未來差異化服務的競爭才剛剛開始。

雖然車險市場的規模不一定會高速增長,但是它內在的價值會逐漸體現出來。我一直堅信,車險做好了可以活得很好。巴菲特旗下的Geico,是美國最好的車險公司之一。在競爭那么激烈的美國市場,它每年都賺錢。Geico的一個觀點是看我的現金流是不是永遠沒有成本的,如果我承保虧損了,虧幾個點,現金流的成本就有幾個點,只有承保盈利的時候才是無成本的現金流,才可以施展我的投資技巧,賺來的投資收益才是我的利潤。因此這么多年Geico的綜合成本率都是比較低的,從來不會超過百分之百。巴菲特每年股東大會都會表揚Geico的承保盈利。

國內保險業很多人想模仿巴菲特,其實很多問題沒有琢磨透,過于簡單化地理解巴菲特的模式了。都忽略了兩個因素,一個是巴菲特只搞產險,不碰壽險,因為壽險天生有資本的成本,對投資會帶來心理的壓力,容易動作變形;第二就是做產險,一定是承保不能虧。承保賺的利潤來投資沒有任何的成本,沒有附加條件,可以充分放松地去做長期價值投資,不需要考慮短期的回報。

企財險和責任險的繁榮需要漫長的歷程

《中國保險報》:為什么現在國內企財險和責任險發展慢呢?

陳東輝:目前保險意識還沒有達到那個階段,保險的產品和服務供給也沒有很好地滿足客戶的保障需求。隨著保險意識的普及、社會的進步,保險越來越會成為一個基本的商業規則。比如在國外租房,房主和租戶都會先買個保險;如果想開個餐館,得先買保險,不然不敢發給你執照;開個歌廳、咖啡廳,必須要買公眾責任險、火災責任險;一個律師要去執業,得先買一個執業責任險,不然哪里敢接案子?

國外的責任險已經很普遍了,國內也必然達到同樣的階段。但是目前很多消費者看病保障的基本問題還沒有很好地解決,還顧不上很多責任和財產的保障。所以它是一個漸進的過程,除了車險,現在我們還處在一個產險的初級階段,有一個未來高速增長的過程。來源:中國保險報網


0


上一篇:70種重大疾病保障免費領——農銀人壽“我的健康”項目首頁訪問量破千萬
下一篇:
 
關于協會
會員單位
會員服務
資訊中心
行業規范
消費者教育
領導介紹
業內動態
 
大 事 記     行業風采    
法律聲明 | 隱私保護 |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@ 河北省保險行業協會您是本站第 個訪客 今日第 個訪客 冀ICP備13017285號-1
江西快3和值遗漏